情人節還是不讓阿鉉好過



吳嘉興著



  小賢帶阿鉉到長庚地下室美食街的一家自助餐廳點了東西,這一路上走到地下室的過程,跟小賢都保持一段不算近的距離,點完了菜之後,跟阿鉉到了一個有兩人位置的桌子,本以為要一起用餐的,在阿鉉的想法裡,小賢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節儉?怎麼會只點一盤菜,熟知小賢看阿鉉坐下來之後,她又跑到對面的麵攤叫了麵吃,竟然跟阿鉉坐在隔著好幾桌的對面,感覺好遙遠而陌生。不知道小賢為什麼要這麼對他,是又要看他痛苦,還是又要看他真心愛著一個人而被傷透了心。阿鉉收拾起這殘破不堪的心,跟小賢說他吃不下而離開,這次還是一樣,在回家的路上,他還是哭了。



  阿鉉是個務實的年輕人,在當住院醫師,反而把在學校開的車賣掉,想說就住在醫院附近,不必開車浪費錢,一個收入微薄的住院醫師,在台北要養一臺車,真的是很不容易,油費和停車費,都是要花一筆不少的開銷,有車開的小賢,常常會譏諷阿鉉說:「從沒看過醫生騎摩托車的,喜歡我的學長都是開車,怎麼會認識你這種人呢?」



  如果去一個地方吃飯,因為阿鉉不是台北人,所以對台北的路不熟,開著小賢的車,多繞了好幾圈,可能五分鐘會到的地方,開了半個小時,小賢就會罵阿鉉說:「你故意要浪費我的油阿!」說著說著,就一個巴掌過來了,事發突然,想躲都躲不掉。「我等一下幫你加滿油」,阿鉉不生氣的說。「你以為你有錢阿,你只是個學中醫的。」,小賢每次都是這樣的嘲諷阿鉉,阿鉉跟我一樣,我們是中西醫雙修,不是只是個學中醫的,我們多學一些東西,這不應該是要我們丟臉的阿,而且一個人的成績好壞不代表一個人的品行,也不代表一個人的成就 …. 。



  想要講更多阿鉉的故事,實在有點悲慘,保留一些他的隱私,也是保留我們醫生在一般社會地位的價值。因為曾經跟一些學長講過他的故事,引起一些兩極化的評價,有人會相信而同情,也有人因為不相信而生氣,有刻意扁低醫生身分的感覺。說真的,這也是我聽過最不可思議的故事,我是阿鉉最好的朋友,阿鉉是個固執的人,如果是別人,當然不會到這種情況還不分手,但是什麼個性就會遇到什麼樣的人,還真的是老天捉弄人,好女人遇不到好男人,好男人有時候也遇不到好女人。



  一個蘿蔔一個坑,就是這個道理,阿鉉剛開始交往之初,我也是不看好,但是阿鉉跟我說,好不容易做了一個決定,外在條件不起眼的阿鉉,很珍惜他所遇到的人、事、物。都很想把認識的人當成自己家人一般,也以為不斷的努力,就會有回饋,但不是每一個人都很懂得珍惜。所以會有 ” 怎麼這麼不公平 ” 的感覺,好像怎麼做都不夠,對她再好都沒有用。有些人只是會花言巧語,就可以得到一些好處,但是像我們這樣誠懇待人,反而得到就只有無情的落寞,在嘴上功夫好一點的人,好像得到的掌聲,比我們這種實在的人多。














-----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pine33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