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可相依

網誌分類:求 知2007/05/12 11:49:30

跟老師見習沒啥希冀, 但求完成見習, 寫了病案交差便行, 我原是這般想的……



老師行醫二十多年了, 見慣大場面, 所有激情都應該歸於平淡了, 平淡如水, 生活與工作重複著, 應該如此的吧, 我原是這般想的……



可是, 那天往中環大學門診見習, 跟著這位帶教老師, 卻將我原先的想法改觀了, 那是另一種感悟, 讓我感到無限愧疚, 對自己的醫德重新評估, 立時自我檢討, 同時也振奮了自己滿以為漸次熄滅的激情, 對醫術以外的另一種無形追求, 更有著執迷。



中風病人都是差不多的吧, 每人背後當然有著一個動人的故事, 我是創作人,捕捉這些零星的人物脈絡, 本應駕輕就熟的。



這個中風女病人才四十多歲, 由丈夫、女傭同來, 家庭背景算是不錯的了, 因為我校的門診收費頗昂貴, 一般市民, 怎能長期負擔得起這筆可觀的醫藥費?



丈夫抱著太太往床上去, 一邊細語溫柔地哄她: 「乖乖, 別怕嗯, 很快便康復了, 你要乖, 聽教授的話, 我在床邊伴著你, 別怕……」



老師看著這一幕, 眼眸裏閃動著溫柔的目光, 向著病人的丈夫說:「你真讓我感動, 對太太那樣的無微不致, 不離不棄, 我對你好生敬佩啊……」



久病床前無孝子, 何況, 人們說 “夫妻本是同林鳥”?



我站在一旁, 看著老師的感動, 也讓我感動, 因為萬沒想到, 老師仍保有那顆柔軟的醫心, 在二十多年的行醫歷程中, 不曾變得麻木, 不曾變得平淡如水……



哦, 那是知識以外的東西, 讓我看到了, 我應有所警覺, 作為醫者, 對一切人間事, 處處應心懷大愛, 面對生命的來去, 穩妥的扮演著醫者的角色。



在國內實習時, 擅長治療中風病的專家楊教授, 曾感慨的對我說: 「夫妻倆人, 誰先中風, 誰便有福了, 因為最痛苦的, 是健在的另一半, 漫長的康復期, 痛苦的折騰, 是對二人而言……」



走到生命的盡頭, 誰可相依?
















-----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pine33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